四庙新闻网 四庙新闻网

“数不清”的牛 2019-11-07 12:21:36   阅读3630

事实上,只购买了73头牛,但检查组确认了139头牛,最终按照150头牛的标准完成了财政补贴。这个看似荒诞的场景是在四川省沐川县扶贫的第一线上演的

四川省沐川县大年镇金盆村是该省的一个贫困村。有51个家庭的152人记录了哥斯达黎加的贫困状况。为了加强产业扶持,推动贫困人口脱贫致富,2016年,该村组织实施了资产收益扶贫试点项目——刘星特种合作社肉牛养殖。财政补贴资金80万元,其中12.5万元用于新建标准化围栏,67.5万元用于引进150头小牛,其中70万元量化为贫困家庭权益,实行年终奖。原金盆村党支部副书记、刘星专业合作社前负责人卢天魁破坏了一个好的扶贫项目。他利用职务之便贪污了项目中的18.3万元扶贫资金,最终被判刑。

2018年12月,沐川县纪委在调查此案时,发现负责验收肉牛养殖项目的相关人员存在严重的形式主义官僚问题,立即对相关人员进行了审查和调查。

组织验收“看现场”

尽可能多点。

“那是在清点牛只的时候,还没有制定详细的验收计划……”项目验收组组长、原县农业局副局长张念于2017年12月19日回忆了验收组对项目的验收情况。根据《扶贫项目验收管理办法》,应当根据项目实施的内容制定详细的验收计划,明确验收程序和标准。但是,由于准备工作不足,验收组的人员很自然地遵循“旧方法”,清点每一个字。

“1,2,3,4,5……139!”一次又一次地计算,仍然有139头奶牛,比该项目计划的150头少了11头。

“这只可怜的母牛已经被买走了,将被立即运回。别担心!”卢天魁拍了拍胸口以确保。

“那你得快点。我们会来看奶牛什么时候被买走。”检查组严肃地向吕天魁提出了要求。

然而,另一个养牛项目同时在金盆村进行。卢天魁替换了66头已经获得财政补贴的奶牛,并将它们混合到73头新购买的奶牛中进行验收。表面上看,只有11头奶牛很矮,但实际上有77头很矮。

“如果工作做得更仔细,工作作风更深入,周围的群众都来了,就不会有无数的奶牛……”

得知真相后,视察队成员感到遗憾。

参与“酱油”的验收

你数多少?

“县里下来验收,我负责带路……”

大南镇联系了金盆村的镇干部王绣安,代表镇政府参加视察。作为最熟悉情况的检查组成员,他听说了金盆村实施了多少个项目,收到了多少补贴资金,刘星专业合作社买了多少头奶牛,什么时候买的。他应该主动参与,并现实地向检查组报告情况,以确保扶贫项目给穷人带来真正的好处。然而,他始终把自己定位为“向导”和“陪同”检查。

“我不知道哪个项目是验收的,他们清点了牛的数量就算有很多牛,叫我签字我也会签字……”

王绣安不是检查组中唯一一个“打酱油”的人。原县农业局农业发展处处长陶德华负责检查和接受股权量化,只通过查看数据来检查和接受信息,没有发现贫困家庭当面了解和核实情况。当发现没有收入分配名册,卢天魁说他没有实行收入分配时,他仍然签字确认接受。原县农业局负责核对牛头数量的工作人员周崇德,未能按照专业要求,通过动物耳标与检疫证明一一对应的方式,确认库存牛是否是新进口的。他只计算了库存牛的总数,发现66头享受财政补贴的牛没有被发现混入支票中。

评审和验收取决于“远程控制”

你想说多少就说多少。

“吕天魁给我打电话,说他又买了11头牛。大家都很熟悉,加上事情,我没去看……”

验收小组反馈给原县农业局畜牧水产单位负责人吴歌、项目责任单位吴歌后,打电话给达南镇畜牧兽医站负责人陈贤民,陈贤民“遥控指挥”检查并验收了刘星特种合作社购买的11头牛。陈先民也在那次活动中采取行动,进行了“遥控检查”。他没有在眼皮底下检查刘星专业合作社购买的牛。卢天魁的电话被盲目接受了。通过一系列“遥控”继电器,评审验收完成,验收组成员在“验收报告”上签名,财政补贴资金也到帐...

这样,73头奶牛变成了139头和150头。在核查人员的“绿灯”的关怀下,卢天魁的“魔术表演”一次又一次取得了成功。

你为什么不能数奶牛?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县纪委主任李戴敏在谈到刘星特殊合作社扶贫项目验收的相关问题时,认为这不是不可能,而是不可能的,根本原因是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如果你坚持你的第一颗心,忠实地履行你的职责,你一定能数数奶牛。工作作风浮躁,流于形式。如果一个人不尽忠职守,忽视监管,牛的数量将不可避免地“不计其数”。如果我们深入基层,依靠群众,我们一定能数数奶牛。高高在上的“官员做主人”,做出“遥控命令”和“遥控验收”,牛必然会“数不胜数”。

2019年3月,张念、陶德华、周崇德、王安秀、陈先民等五人受到党的警告。吴歌和其他两个人受到了该组织的治疗。

资料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告》

作者:方林

制片人:马楠

编者:应晓燕

流程编辑:吴越

澳门美高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