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庙新闻网 四庙新闻网

以小见大,舞动驼道茶情 2019-11-14 12:55:25   阅读3671

-对在北京举行的民族舞剧《托岛》的专家修改

呼和浩特民族表演艺术集团民族歌舞剧院有限公司创作的民族舞剧《骆驼之路》自首演以来广受好评。作品通过民族特色和地方特色的舞蹈,展示了贸易和商业带来的经济繁荣和发展。它再现了从西北沙漠到江南水乡的自然景观和文化特色。以茶为先导,以骆驼为针,以贸易路线为线,勾勒出“沙漠寂寞烟直,长河落日元”的地域风情。它向国内外观众展示了民族文化的风采,传播了草原文化的魅力。

2019年8月2日上午,由国家艺术基金资助的2019年大型舞台剧和作品国家舞剧《托岛》专家改编会将在北京举行。与会专家集思广益,畅所欲言。他们就作品的舞台效果、情节设计、人物设置、主题表达、现实意义等方面与该剧的主要创作者进行了真诚而深入的讨论和交流。

小舞台的震撼与现实精神一致

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上海戏剧学院前院长韩胜称赞该剧为“一部具有特殊潜力的好作品”,并认为舞剧《脱刀》具有从小见大的特点。大主题、大环境和大背景落在一个小故事上,展现了丝绸之路从古至今的意义和故事。这部作品不仅有“一带一路”的背景,而且与传统文化密切相关。在爱情故事的背后,有不同的民族文化,繁荣的商业交流和共同的人类情感。

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研究员欧建平也肯定了编舞者的编舞和创造力。他认为该剧的编舞在指导演员、整体策划情节和安排舞台方面表现出了高超的技巧。因此,整个舞剧呈现出令人震惊的舞台艺术效果。同时,他也肯定了作品的现实意义。它来自历史的深处,融合古今,连接中外,赋予古丝绸之路全新的时代内涵。

南京军区政治部一线艺术团前副团长、一级导演王勇同意欧建平的意见。他认为作品的构思符合现实,内容相对完整,充满诗意。同时,他希望这部戏能表现出更鲜明的民族风格和独特的艺术意义。

与会专家认为,骆驼路有一个小舞台,但很有气魄。作品展示了丰富而深刻的历史和现实意义,展示了独特的地方风俗和艺术风格,也传达了民族团结和睦邻友好的优良精神。

以舞蹈为核心彰显民族特色

当然,这次“改革”专家改编会的主要目的是在专家的帮助下,进一步对舞剧《骆驼之路》进行详细的修改和润色,从而充分利用优势弥补劣势,不断提高,提升作品的思想内容和艺术质量。在会上,专家们坦率直言,并从专业角度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和建议。

欧建平强调“舞剧应该以舞蹈为重点”。尽管情节同样重要,但必须有一两个困难的、技巧娴熟的、有说服力的舞蹈片段,这些片段应该既有联系又有区别,与情节有完整的关系,并且是独立的,这样作品才能站得住脚。同时,他认为剧中的群舞不强,“舞台看起来脏兮兮的”,希望呈现出更先进、更干净、更艺术的舞蹈画面和艺术氛围。此外,剧中的双人舞也显示出民族风格不够突出,也没有表现出民族特色。他说,“合理地将民族舞蹈最具代表性的特征以及节奏和造型元素融入双人舞是一个很好的测试。”

王勇还提到舞剧的艺术风格,认为从编排的角度来看,舞剧的整体风格和语境缺乏一些鲜明的艺术特色、历史感和深度感。希望这种风格能得到加强,使整出戏既有质感,又有古今结合的审美体验。此外,他认为群舞的编排过于密集,“有些舞蹈片段与剧情方向和角色发展略有脱节。间隙产生后,整出戏的节奏将会有点慢而且不连贯。在一些地方,可能仍然有一些“晚会”的痕迹,可以进一步完善。

国家大剧院前副院长邓一江认为,该剧的戏剧表演过于丰富多彩,没有反映舞剧在舞蹈语言上的表现特征。他希望舞蹈编排不要完全按照戏剧表演,而是通过舞蹈来表达舞者的情感。个别舞蹈片段的编排也有一些跳跃问题。舞蹈和剧本之间没有完全的契合,所以有一种“夜晚的感觉”。他建议舞蹈编导考虑舞蹈片段如何与剧本紧密结合,服务主题,加强情节冲突的张力,并充分利用沙漠背景的特点来传达情感。

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副教授马骁指出,舞剧需要从民族舞蹈的专业角度进行改进:“就哈萨克和蒙古舞蹈的表现而言,我认为服装的特点不是很清楚。服装风格和舞蹈风格都有差异。创作团队应该注意这些细节。”

广州军区政治部战士工艺队前副队长、一等演员刘晶指出,剧中所有舞蹈片段都更具示范性,其中许多片段脱离了情节和故事线。每一个场景似乎都是从一个集体舞蹈开始的,舞蹈编排并不是完全按照剧本设计的。她认为舞剧的编排应该在舞蹈片段中看到剧情的层次和剧情的方向,编排需要更符合剧情。同时,剧中的角色太多了,每个角色都被赋予了角色,所以角色没有集中。

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教授、一级院长左青建议:“我们要把握叙事诗的特点,突出舞蹈的本质,努力探索和创新蒙古舞蹈的编排。经过对不同民族文化的深入研究,形成了独特的艺术表现形式。”以斗茶舞蹈为例,他希望主要创作团队继续进行深入的探索和研究,以便在蒙古舞蹈的编辑和创作上取得新的突破。

提炼和深化情节,更好地融合舞曲

除了编舞之外,情节的流畅、理性和深刻,以及编舞的契合效果,也是专家们关注的焦点。欧建平逐一分析了老人的歌唱、父女关系、风沙舞、风暴、海市蜃楼、爱情双人舞等舞蹈片段。从细节开始,他直言不讳地提出了他对情节逻辑和形式可视性的看法。他同意舞台剧的整体效果,但也希望更仔细地润色细节,为观众呈现更好的视听盛宴。

王勇坦率地说,这部戏的情节仍有一些缺点。在角色安排上,应该更加强调个性。目前,人物性格反差不是很大,无法形成人物冲突带来的戏剧性张力,显得相对平淡。此外,剧本中还有两条主线骆驼路和人物的命运。因此,无论从音乐创作还是舞蹈编排上,我们都应该始终关注骆驼路的主线,而不仅仅是从头到尾展示出来。这样,一个人可以既有人物的故事关系,又有他们背后的历史背景。骆驼路主线的设计将提高整个作品的气质、构思和深度。

前海军政治部文工团编舞韩震从音乐和舞蹈结合的角度说:“蒙古舞蹈和音乐节奏很强。当几个演员在舞台上交流时,动作的节奏消失了,但音乐的节奏一直在持续,声音和视觉之间的和谐程度不高。”因此,她建议当主要演员交流时,可以适当地协调群舞,使节奏和动作与音乐和谐一致。

左青对人物的设计提出了一些建议:“我们应该紧紧围绕人物的性格特征,深入挖掘人物的心理过程,更生动、更立体地刻画人物。目前,由于主要人物都是正面人物,不把握人物特征,人物显得平淡而不立体。尤其是在大型群舞中,主角没有站起来。”

呼和浩特民族表演艺术集团民族歌舞剧院有限公司党支部书记刘一说:“感谢您的评论和发言,让我们了解了剧目的不足之处,并确定了改进的方向。接下来,我们将根据各方面专家的意见,尽快开展“一变一演”工作,努力把这部戏变成观众高度认可、经得起市场考验的经典剧目。

秒速赛车app 500万彩票网 云南11选5 500万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