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庙新闻网 四庙新闻网

姜昆:让正能量永远占领曲艺舞台 2019-12-03 08:36:04   阅读1289

姜昆和戴志诚在珠海横琴港工地演出

2014年10月15日,作为中国民间艺术界的代表之一,我参加了由习近平总书记主持的文艺工作论坛。那一天对我来说仍然是难忘的。因为习近平总书记那天说的每一句话都指向了中国当前的文艺事业。演讲不仅反映了整个文艺事业的发展,而且还具体谈到了中国民间艺术,尤其是相声的创作和发展,这让我明白了很多。因此,在过去的几年里,我经常在思想学习和艺术交流的各种场合与同志们一起思考习近平总书记的这些话。特别是对我们的民间艺术家来说,必须牢记“文艺事业是党和人民的重要事业,文艺战线是党和人民的重要战线”

听了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我觉得曲艺自诞生以来最大的两个特点更有价值:第一,它是有根据的,因为曲艺来自人民生活,它的内容直接来源于普通人日常生活中父母的短篇故事。因此,这是一种来自普通人的艺术,所以它是最有根据的。第二,在各种艺术中,曲艺是最具革命性的,因为只有不断创新和自我改造,曲艺才能扎根于人民之中,为时代歌唱,留下值得人们不断回味和传播的经典作品。以串扰为例。过去,当社会发生巨大变化,面临巨大调整时,或者当人民内部出现新的矛盾和新问题时,优秀的相声作品在指出时代的缺点时表现出先锋性和革命性。就像匕首一样,它一层一层地戳着那些丑陋的东西,产生了许多生动活泼的作品,不仅深刻地反映了时代,而且确立了新的潮流,推动了健康的潮流,推动了时代的正能量。例如,《不健康的风格》(高英培、范振钰)、《推销员》(马奇)、《五个特征争功》(马奇、冯红)等作品。,这几十年来一直受到观众的欢迎,以及我创作或参与创作和表演的《所以摄影》(So Photography)、《虎嘴想象力》(Tiger's嘴部想象)和《担心》(Take)等作品,这些作品对今天的年轻人来说可能有些遥远,其中的许多内容对他们来说可能是陌生的,但这些作品又是什么文化符号呢?然而,它已经成为我们对时代集体记忆的一部分,一路上记录着祖国的生动画面,形成了我国民间艺术家为祖国描绘的一长卷时代。每次想到这些,我都会为自己从事的艺术感到自豪。我觉得在新的时代,我们曲艺人会更好地用曲艺为时代、为祖国、为人民歌唱。

除了有幸聆听秘书长习近平在2014年文学艺术工作论坛上的讲话之外,我还特别记得一件事,即秘书长在接见我们的代表时对我说的几句话。在过去的几年里,我经常记得并把它作为一面镜子来反思我的创造和领导能力。当总书记来找我的时候,我非常兴奋地和总书记握手,然后向他汇报了我从演讲中学到的东西。我了解到我正在做一个特别的表演“姜昆的“说到相声”。总书记非常高兴,对我说了三个字。第一句是“你必须写更多的相声”。第二句是“我认为现在有很多主题可以写相声”。第三句话对我来说是最难忘的。总书记说:“你过去的相声多精彩啊!“听完这三句话后,我起初觉得很受鼓舞,但当我走出会议室回头看时,尤其是当我想起最后一句话时,我开始思考秘书长的话是一种表演还是一种批评。”多好的相声啊。“现在相声怎么样了?有点落后了吗?在参加座谈会并回到曲协后,我立即组织了中国曲协的干部,以及我们曲艺圈的一些创作者和表演者,包括响生圈,特别是许多年轻的曲艺工作者,认真学习和理解总书记讲话的精神。我说秘书长的讲话内容广泛而深刻。从老子、孔子、庄子、孟子、屈原和王羲之,他谈到了近代聂耳、冼星海、梅兰芳、齐白石和徐悲鸿,尤其是中国民间艺术的经典作品《格萨尔王传》、《玛纳斯》和《江格尔》,都一一提到。习近平总书记说:“每一个重大历史关头,文化都能感受到国家命运的变化,引领时代潮流,发出时代的第一声呐喊,为亿万人民和伟大的祖国鼓呐喊。“这些话应该被我们曲艺工作者用来不断督促自己。我们应该永远记住,“创造是我们的中心任务,工作是我们的基础。我们应该冷静下来,追求完美,创造作品,为人们提供最好的精神食粮。"

因此,座谈会结束后,除了传达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精神,我立即回到了我的小创作空间。不久,我组织了一些我认为是近年来在相生圈长大的年轻新人,如董建春、丁力、陈印泉、侯振鹏、英宁等,让这些“70后”、“80后”甚至“90后”的年轻人,与我们的“50后”、“60后”老演员一起,来创作我们的大型民间艺术节目“姜昆相声”,用创作的激情团结前进。截至今天,该节目的演出已有近90场。今年春节前,我们将努力完成100场演出的任务,并以实际行动向习近平总书记汇报:我们一直坚持他对我们的“希望”。同时,在过去的几年里,我多次用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来激励我们的创作者,特别是年轻的创作者和演员,希望他们能够继承老一辈的优秀传统,不断引进新作品,创作经典作品。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建议的,他们不应该成为市场的奴隶,把庸俗的东西当作普通的东西,把感官刺激当作娱乐。在艺术创作方面,我们曲艺人应该有忧患意识,而不仅仅是唱“快乐的歌”。我们现在曲艺的问题不是缺少作品,而是缺少好作品。不是缺乏笑声,而是缺乏品味。文艺创作应该吸引、引导和启迪人们的心灵。怎么做呢?在我看来,首先要做的是在创作中去掉“浮躁”这个词,只有经过精心打磨,才能创作出真正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

参加2014年文学艺术工作论坛让我觉得自己在创作和表演生涯中被注入了一种力量,一种年轻时从事创作和斗争的力量。明年我将步入70岁,但我在相声创作中感到精神焕发。年底,当我参加文艺作品论坛时,我写了一部新的相声作品《新虎口的遐想》。我永远记得习近平总书记的话,在继承优良传统的基础上,努力从新的角度反映时代。这部作品出来后,我没有接受中央电视台的邀请立即演出。相反,我连续两年在当地表演,一边表演一边抛光。直到2017年初,当工作相对成熟的时候,我才决定登上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把工作献给全国人民,接受大家的检查。“人民的需要是文艺的根本价值”。在过去的五年里,我一直被秘书长的话所鼓舞。我们民间艺术家的使命是给人们带来欢笑。人民舞台是我们的舞台,也是艺术家成长的大教室。

近年来,每当一位老艺术家离开时,我都会感到深深的感动。随着斯里兰卡人民的去世,后来者的责任越来越重。未来仍然取决于我们的年轻人,比如现在被称为“你”(年轻人)的人。对他们来说,我们有责任引导他们正确欣赏文化并传递下去。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们必须让年轻一代更好地为新时代服务。我们必须首先学习他们的语言,理解他们的思想。同时,我们还应该把老一辈的优良传统和思想精髓传给他们,告诉年轻一代要有亲民之心。你离人们越近,他们离你越近。曲艺,包括相声,是一门大众艺术。无论创作什么,只有到了为大众服务的阶段,才能突破思维的局限和艺术创作的瓶颈,实现艺术创作的创新与繁荣。

"东风吹起了各种各样的东西,植物发出了声音.""阳春不折不扣,万物皆辉煌."最后,我想用这四首诗来表达我们民间艺术家为祖国歌唱的衷心愿望。我希望我们这一代人的工作能像春风和雨一样。我希望我们能够带领年轻一代的民间艺术家继续前进,营造积极的氛围,推动健康的潮流,在中国民间艺术界走上正确的道路,让积极的能量永远占据中国民间艺术舞台和相声舞台。

(这篇文章是记者卢菲菲根据采访记录编辑的)

pk10注册送58 五分彩投注 快三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