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庙新闻网 四庙新闻网

公交车司机礼让斑马线成被告,引发8万元连环索赔追偿官司 2019-11-18 09:10:14   阅读2381

不久前,由于斑马线上的礼让,19路公交车司机牟伟引发了两起诉讼。其中一名是69岁的女乘客曾某,她在车上受伤,曾某起诉牟伟公交公司,另一名男乘客王某,索要8万多元。在另一起案件中,公交公司起诉王某追回8万元。

案例1:受伤乘客起诉三方

该事件始于去年7月31日下午5点左右,当时66岁的王站在19路公交车的座位上,试图打开公交车顶部的出风口。这时,刚刚刹车的公共汽车司机魏在斑马线上给行人让路。王的重心不稳地从座位上掉下来,压在曾轶可身上,导致曾轶可的胸椎受伤。他住院接受外科治疗,来回花费了3万多元。

2019年2月14日,曾轶可委托柳州市司法鉴定中心对其伤情进行鉴定,认定曾轶可为10级残疾。结果,曾轶可带着公交公司、公交司机和王一起上了法庭。5月7日,玉峰区法院审理了此案。

第1号判决:公共交通公司承担责任

在法庭上,司机魏和公交公司都认为魏的正常驾驶速度不超过每小时19公里,他的驾驶行为符合驾驶规定。受伤与魏京生的刹车没有因果关系,而是王京生踩在座位上摔倒造成的。因此,伟和公交公司不需要承担责任,王应该赔偿曾轶可的损失。

然而,王某说他和曾某都是乘客,公交公司是承运人。根据合同法,承运人应当承担责任,只要不是由于旅客的过错造成的。他相信他踩在椅子上打开出风口,为每个人服务。他的出发点没有错。正常情况下,他踩在椅子上打开出风口不会对曾轶可造成伤害。曾轶可受伤是因为魏延突然踩刹车,导致他摔倒并压在曾轶可身上。

于是玉峰法院根据合同法第302条规定,“承运人应当对旅客在运输过程中的生命损失或死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该损失或死亡是由旅客自身健康造成的,或者承运人证明该损失或死亡是由旅客的故意和重大过失造成的除外。前款规定适用于无票乘客,如无票乘客获豁免、持有优惠票或经承运人允许登机”,公共交通公司应承担曾轶可所受损害的赔偿责任。魏是一家公共汽车公司的雇员。事故发生时,他正在履行职责。后果应该由公共汽车公司承担。王某不是客运合同的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经依法核算,法院确认事故给曾轶可造成的经济损失超过8万元。

判决生效后,公交公司向曾轶可支付了8万多元。

案例2:公共交通公司从乘客中恢复

诉讼结束后,公交公司认为曾轶可的损失完全是王震造成的,王震应该承担赔偿责任。因此,在履行判决后,公交公司于6月13日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王某赔偿。

王某辩称,在上次诉讼中,法院裁定他不承担任何赔偿责任,因此公交公司没有向他主张追偿权。其次,公共汽车上没有标志表明出风口不能自行调节,这表明公共汽车公司允许乘客调节出风口。当时,当魏的刹车让位于斑马线上的行人时,他猛踩刹车形成巨大的惯性,导致他摔倒并压住曾轶可。直接原因是魏京生开车不专心,操作不当。他没有错。

判决2:法院支持的追回

然而,玉峰法院认为,王和曾都是事故中的乘客。王在驾驶公共汽车的过程中踩在座位上,存在安全隐患。作为一个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王应该意识到他的行为是危险的。王某摔倒,由于座位重心不稳,压住了曾某,这是曾某身体受伤的直接原因。因此,王某对曾某的伤害有重大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虽然司机魏的刹车导致王的重心不稳,摔倒,但魏的刹车是正常的驾驶行为,对斑马线上的行人很有礼貌,所以对曾的伤害不能归咎于他的刹车行为。

对受伤的曾轶可来说,运输合同与侵权行为在她受损的事实上是同时存在的。她可以选择追究承运人的违约责任或侵权人的侵权责任,以维护自己的权益。在上次诉讼中,曾选择通过运输合同纠纷主张自己的权利,因此法院通过客运合同的法律关系处理了曾与公交公司之间的纠纷,并责令公交公司对曾承担赔偿责任。玉峰法院认为,最后一项判决的依据是,王不是合同的一方,也不支持曾轶可对王的主张。然而,王没有被发现对曾轶可的受伤没有过错,所以法院没有采纳王的观点。

法院认为,公交公司在履行违约赔偿责任后,可以对实际侵权人王某行使追索权。因此,在赔偿曾轶可8万元以上的损失后,公交公司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向王女士收回成本。玉峰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一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二十八条裁定,王某应向恒达支付8万元以上的经济损失。如果王拒绝接受,他也可以上诉。

五百万彩票网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 湖北快3投注 快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