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庙新闻网 四庙新闻网

中国就业有足够韧性:2018共享经济就业7500万 2019-12-01 13:44:32   阅读4952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所于9月21日举办了中国宏观经济论坛,并发布了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该报告聚焦于就业,指出尽管当前的经济增长率已经放缓,但中国的就业弹性足以创造足够的就业机会。报告指出,“互联网”的新就业模式为在线汽车司机和快递员带来了灵活的就业。去年,7500万人受雇于经济。它的就业潜力巨大。如果引导得当,它可能会创造一个新的就业引擎。

就业繁荣指数处于相对较高的水平。

报告称,自2010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长率一直在下降,从高速增长向中速增长的转变已经成为新常态。中国人民大学就业研究所发布的中国就业繁荣指数(cier)也大致反映了近年来中国就业繁荣的迹象。从2011年到2012年,就业繁荣指数徘徊在1左右。2014年后,基本保持在2以上。2.38 2018年;尽管2019年有所回落,但仍处于相对较高的水平。

多年来的就业繁荣指数

该报告分析称,中国的就业具有足够的弹性。随着经济的持续增长,即使是较慢的经济增长也能创造足够的就业机会,再加上劳动年龄人口的下降趋势,失业率对经济增长率的反应可能会变得更加平静。

该报告分析称,如果2020年中国经济能够保持6.2%的增长率,就业形势将有所好转,非农就业的增长可能会恢复到以前的水平。

新的就业形式或新的就业引擎

近年来蓬勃发展的新就业模式能促进新的灵活就业吗?该报告认为,在适当的指导下,新的就业形式可以创造新的就业引擎。目前,新的就业模式已经成为弥补传统弹性就业的重要力量。

新就业模式(new employment pattern)是指依靠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信息技术手段为社会提供商品或服务,并通过互联网平台获得劳动报酬的新型就业和创业。随着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网络技术的快速发展,“三个新经济体”的新产业、新格式、新模式不断涌现,新的就业形式也不断涌现。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建议加强对灵活就业和新形式就业的支持,这在创造就业、改善就业结构和刺激市场活力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与传统就业模式相比,新的就业模式主要依靠网络平台实现自主、自助就业或创业,一般以无组织、无雇主、无单位的方式进行,具有很高的灵活性和适应性。

网络平台为劳动力供求双方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有利于满足需求方对不同层次、不同期限和不同数量劳动力的需求。这也有利于满足不同教育水平、不同技能水平、不同年龄、性别、身份、地区等工人的就业需求。平台企业往往只起中介作用,不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不构成雇佣关系。平台企业和工人是合作伙伴和利益共同体。员工可以根据自己的专业技能、时间和地点选择一个或多个平台组织进行合作。

报告称,新的就业模式与劳务派遣、灵活就业和非全日制就业等就业方式相结合,或者非全日制工作转为全日制工作,或者非全日制工作转为非全日制工作,由此衍生出许多新的就业岗位。

股票经济去年创造了7500万个就业机会

根据国家信息中心的数据,2018年为共享经济提供服务的人数为7500万,占总就业人数77586万的9.7%,比上年增加约500万,比上年增加7.1%。平台员工人数为598万,同比增长7.5%。阿里、美团、滴滴、58城市和中国蔡颖等互联网平台的迅速崛起,提供了大量新形式的就业和创业机会。

根据《2019年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的数据,从2016年到2018年,共享经济分别提供了6000万、7000万和7500万个工作岗位。

生活服务平台创造了大量新的工作岗位,包括外卖乘客、商家促销经营者、美国理工大学的培训师、批评家和食品测试员。以美国外卖为例。根据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的《生活服务平台就业生态系统与美国外卖评论就业机会计算报告》,2018年美国外卖乘客人数超过270万,比2017年增加近50万人,增幅为22.7%。35%的美国骑手有其他收入来源,如工厂工人、企业和机构、小企业或初创企业、厨师/服务员、其他送货平台、信使、保安、建筑工人等。骑手工作时间的灵活性使得同时做两份工作来增加收入成为可能。根据车手每天工作时间的分布情况,5 2%的车手每天工作时间不到4小时,3 9%的车手每天工作4-8小时。由于时间的灵活性,大量的工作被吸引。调查显示,灵活的工作时间、有保障的收入和空闲时间是选择成为美国车手的最重要原因。

让我们以网上购车为例。《2017年滴滴出行就业研究报告》指出,2016年6月至2017年6月,滴滴平台共有2108万人获得收入,2017年6月至2018年6月,滴滴平台共有3066万人获得收入,增速明显。

网络锚是近年来兴起的一种新的就业形式。用户数量呈现出快速增长的趋势。2017年,网络直播用户数量快速增长,从3.4亿增加到4.2亿,增长23.5%。直播用户的数量占所有互联网用户的近一半。2018年,直播用户数量有所减少,但仍接近4亿。用户数量的增加刺激了网络锚行业的发展。根据中国互联网数据中心的数据,2018年网络锚的数量超过2000万。根据莫言发布的2018年主播职业报告(Anchor Career Report),网络主播主要是兼职业余主播,只有19%是全职专业主播。

资料来源: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北夜新视野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

作者:赵韩愈

执行制片人屠·卢芳

编者:赵韩愈

流程编辑:孙玉杰

吉林快三 澳客彩票 中国竞彩网 北京快3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