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庙新闻网 四庙新闻网

穿越千年的佛缘——梦里已是敦煌远 回首却见天台山 2019-11-15 16:04:29   阅读4172

晚上,随着飞机的轰鸣,我到达了敦煌机场。敦煌初夏天色已晚。市中心著名的飞行女神微笑着看着我弹琵琶,好像在说你终于来了。1000多年前,敦煌高僧谭游千里,年轻时远离故土,独自来到天台山弘扬佛教,开创了天台山佛教辉煌的先例。一千多年后,我也经历了敦煌的许多挫折和梦想。从东南到西北,似乎有一些原因和条件会引导我。

对敦煌的向往来自一部叫《敦煌》的电影,我年轻时偶尔会看一眼,还有东晋高僧谭游在屋顶上的各种传说。年复一年,敦煌逐渐变成了一个充满神秘沧桑的长梦。敦煌蒙着脸,带着独立的尊严在梦中哭泣。现在,我即将到达梦的另一边,但我开始感到不安。这种不安与谭游去江东,寻找名山和福地,最终被天台山所吸引时的由衷钦佩完全不同。然而,内部联系可以归结为一个词:震惊。

远处,古老的三维山在烈日下闪着金光。当汽车轮渡穿越风沙时,川流不息的大泉河已经干涸。公元366年,一个名叫乐尊的和尚,受三维山佛光的启发,在第一洞雕刻了一尊佛像。直到那时,三维山2000米长的悬崖上五彩缤纷的壁画、佛像和经文才形成了震惊世界的人类文明和艺术的长卷。那是敦煌莫高窟。广阔的戈壁从车窗旁边经过。突然,一点朱红色从压倒一切的大地颜色中升起。莫高窟的九层标志性建筑屹立不倒。敦煌何易,古人说:“遁,大野;黄、盛也,”起初,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就像我不明白谭游为什么来天台顿悟一样。直到我到达莫高窟,我才明白真正的意思。敦煌比我想象的要令人震惊得多。如果没有莫高窟,敦煌就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敦煌。这是敦煌存在的根本本质。

六月的莫高窟没有汹涌的人群。当进入石窟时,人们可以清楚地听到钥匙插入门锁的声音和戒指碰撞的声音。此时此刻,这不再是一扇普通的木门,而是几千年前我们与文明对话的窗口。为了保护壁画,游客只能看到少数洞穴,不能拍照或制造噪音。在黑暗的洞穴里,只有叙述者的寒光手电筒微微发光。优雅的蓝天,庄严的佛像,虔诚的信徒,嘈杂的舞蹈和音乐...他们都被丰富的色彩包裹着,仿佛突然有了生命,他们想打破这堵墙。墙的颜色充满了之前的全部期望,我几乎忘记了呼吸。几千年来,人类一直聚集在这个平方英寸的地方。这里有南北朝时期粗犷豪放的风格,盛唐时期丰富多彩的风格,宋代时期简朴典雅的风格。在它们背后,朝代更迭,人们来来去去。丝绸之路上的商人、信徒、贵族和孙子有什么变化。这些壁画和佛像保持不变。我似乎听到了历代王朝在壁画中行走的脚步。随着飞行裙的旋转,它们最终会坠入深渊。

敦煌作为丝绸之路的咽喉,是中西文化交汇、碰撞和融合的天然场所。可以说,从挖掘的第一天起,莫高窟就吸收和融合了当时欧亚大陆人类文明的精华,承载着包容和宏伟的气度,其中佛教最为繁荣。天台宗由智者大师创立,是中国佛教在汉代创立的最早的教派。隋唐时期,它是一个与华严宗、禅宗一起广泛深入传播的佛教宗派。隋朝的杨光皇帝信奉佛教,并以智者大师为主宾。据说他写了1000本《火焰杯》,宣传天台宗,打破佛教南北对立,促进大乘佛教的普及。这注定了天台和敦煌之间深厚的佛教联系。天台宗经典《妙法莲经》是敦煌手稿中保存最完好的大乘经典之一。有六个中文版本和三个现存版本。朱发的《正火经》是最详细的一部,鸠摩罗什的《妙法莲经》是流传最广的一部。朱发虎是著名的“敦煌菩萨”,而鸠摩罗什一生都住在西北。在众多敦煌壁画中,《霍克基奥变换图》因天台宗的特殊地位而成为敦煌壁画的经典。现在藏在大英博物馆的“霍克基奥肖像转换图”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

事实上,佛教的这种划分可以追溯到敦煌高僧谭游。魏晋南北朝时期,河西,包括敦煌,是我国佛教发展的中心。当时,僧侣们继续南下到江苏和浙江省宣传佛教。谭游是后世最有影响力的僧侣之一。他选择幽远的天台山沉思赤城山,建立方光寺,从而揭开天台山佛教王国仙山的序幕。

当人们走出山洞时,夕阳下的三座危险的山依然寂静无声。我心里感到一阵悲伤。我总是感觉到留下了什么。我徘徊在莫高窟的山脚下。这些年来,我走过了许多名山大川,参观了许多寺庙和亭台楼阁,但没有一个像敦煌一样打动人心。有时候,我觉得我读了敦煌,穿过了无尽的黄沙,仿佛我看到了时间长河中荣辱的起伏,仿佛我看到了一千年来关于人与神之间美的艺术狂欢。这是敦煌吗?那天我想了很久。我去了莫高窟很长一段时间,陷入了沉睡。我仍然没有找到答案。唯一确定的是,在敦煌,我只能是时间和匆忙的过客。然而,敦煌是固执而永恒的。当三毛在《夜深人静》中表达他想回到敦煌的愿望时,余虞丘对敦煌在《文化之旅》中经历的风雨感到愤怒。日本文学大师荆尚敬写了一本名为《敦煌》的小说。这些带着钦佩或钦佩来到敦煌的学者和诗人都是凭自己的想象来到敦煌的。

离开敦煌的时候,我不敢住在敦煌,但是我非常想念敦煌。

几年后的今天,我曾经爬上赤城山,突然发现山上的洞穴和莫高窟非常相似。我暗暗想知道自然环境的亲和力是否是吸引谭游到屋顶的一个重要因素。早在东晋时期,天台山就被赋予了神秘的色彩。它甚至被视为桃园的仙境。王羲之、孙楚、顾恺之等人纷纷前来朝拜,当然也包括王羲之的国外朋友谭游。谭游在屋顶上留下了许多神奇的传说,如征服老虎制服蟒蛇、剖腹产清洗肠子以迎接罗汉等。通过这些传说,我们可以看到这位敦煌禅宗大师是天台佛教王国的真正创始人。传说石梁鲍飞塔友亲会和方光寺建立的500罗汉成为500罗汉道场将军。在万年山,他开山建房,后来又建了一座罗汉庙,禅宗寺庙万年寺。东晋太武帝孝道二十一年,谭游坐在赤城山紫云洞。他的弟子们没有按照普通人的埋葬方式进行埋葬,而是用石头把它的身体包围起来,形成宝塔状,成为天台山最早的宝塔。从此,他的身体和精神永远留在天台山。

多年来,随着丝绸之路在陆地上的消失,时间已经过去,宗教文化的传承并没有停滞不前。相反,谭游创立的天台宗仙山王国,流传甚广,走上海上丝绸之路,对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的佛教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天台宗在日本的传播始于唐朝的鉴真大师。鉴真去世后不久,他传播的天台宗教义的种子在日本京都的喜山冲破了地面,被最清楚的人带走了。唐贞元二十年(804年),弟子一真等人去了唐代天台山学习。805年,他回到家中,在日本创立了天台宗。最透明的进入天台山两百多年后,韩国和尚伊田来到天台山寻求法律。回国后,他创立了朝鲜天台宗,并将其引入朝鲜半岛。几千年来,来自中国、日本和韩国的僧侣蜂拥而至。鉴真、志成、伊田等高僧世代相传。他们虔诚地来到天台山寻求精神修行。通过佛教的传播,他们为中国和海外的交流打开了大门。

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敦煌的伟大,它照亮了千里之外的灵魂和佛光,光辉和尊严穿透了漫长的历史。通过丝绸之路从敦煌传播到世界其他地方的文明并没有随着历史的变迁而消失,但它们的影响变得越来越清晰和深刻,丰富了世界文明的内涵。那时,天台敦煌和敦煌的关系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敦煌的宗教文明随着潭柘寺向南发展,点亮了长江以南的千年佛灯。天台宗是从对唐朝最透明的鉴真杜东和伊田宗传入日韩的。中国佛教史上的这一对外输出壮举使国庆寺成为日韩天台宗的祖籍。虽然路线不同,但它们都是文化的传播和融合。可以说,谭游是天台山佛教当之无愧的先驱。

此时此刻,虽然我在敦煌之外,但我却意外地靠近了敦煌。艺术和文明可以跨越历史和生命的长河,传递火焰。敦煌无疑是这样存在的。

彩票app 广东11选5下注 江苏11选5投注 快三